<sup id="60amu"></sup>
<optgroup id="60amu"><object id="60amu"></object></optgroup>
  • 費永明:揚幫裝裱復原董其昌最愛書畫紙“談箋”

    2022年09月30日 13:1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2022年9月29日,“紙墨相發——費永明、蔡祎紙箋與筆墨的對話展”在上海圖書館舉行。揚幫古書畫修復非遺傳承人、民建上海市委文化體育委員會副主任、上海市閔行區政協委員、上海市閔行區新的社會階層人士聯誼會理事、樂觀古箋(上海)紙科技中心主任費永明與著名書法家、上海逸仙畫院副院長蔡祎共同以別開生面的“紙箋與筆墨的對話”形式,聯袂呈現揚幫仿古裝池最新研究成果,展示揚幫裝裱在“復原”失傳古紙、古箋領域的突破性進展,展示當代揚幫裝裱在“復原”失傳古書畫裝裱技術領域的重要標志性進展。

      “紙墨相發——費永明、蔡祎紙箋與筆墨的對話展”展覽現場

      “紙墨相發——費永明、蔡祎紙箋與筆墨的對話展”展覽海報

      呈現揚幫裝裱在“復原”失傳古紙箋領域的突破性進展

      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揚幫裝裱又被稱為揚州幫裝裱,肇始于明代中晚期的揚州。民國年間,上海古書畫裝裱業進入鼎盛時期,期間,以蘇、揚兩幫為主,還有本幫、廣幫等裝裱幫派間雜其中。20世紀50年代前后,上海曾一度匯聚眾多古書畫裝裱高手,但經歷“文革”之后,古書畫裝裱行業迅速萎縮。20世紀90年代以后,修復過晉王羲之唐摹本墨跡《上虞帖》、唐代孫位的《高逸圖》等國寶文物的嚴桂榮先生幾近成為碩果僅存的揚幫裝裱大家。

      “紙墨相發——費永明、蔡祎紙箋與筆墨的對話展”展覽現場

      費永明師承于嚴桂榮先生,師徒二人同勉共進、交情甚篤。2011年,嚴桂榮先生辭世后,師母將其生前所用裝裱工具悉數贈予費永明,以示揚幫手藝傳承。其后,費永明繼續默默鉆研“揚幫仿古裝池”技術,提高古書畫鑒賞能力,研究修復材料整體復原情況。直到2017年春師母過世,費永明才認為“習藝”之路告一段落,并于次年在上海圖書館舉辦“揚幫古書畫修復藝術展”,向社會公眾整體介紹揚幫裝裱歷史脈絡和發展情況,真正接過揚幫裝裱傳承的“接力棒”。

      明 王寵 《樓東賦》 修復前后對比圖

      經揚幫裝裱后,明 王寵 《樓東賦》全圖

      2022年,上海圖書館再次舉辦“揚幫裝裱”相關展覽,在這場名為“紙墨相發——費永明、蔡祎紙箋與筆墨的對話展”的特殊展覽中,不僅將呈現古代寫經、五代查元方《丁氏像贊》卷、(傳)五代郭乾暉《歲月晏安圖》、宋華亭令龔相《白金帖》、南宋《江干牽舟圖》、明《獨樂園圖》、明代李宗謨《羅漢渡海圖》、明代王寵《樓東賦》《長笛賦》殘卷等11件經過揚幫裝裱技術修復的古代書畫精品,也將展出費永明多年潛心研究收藏所得多件古紙箋標本等。

      與此同時,由于古紙箋等本身即為文物,無法用于古代書畫裝裱的實踐中,而當代大部分宣紙無法滿足古代書畫修復和裝裱的要求,因此,對于古紙、古箋的研究一直伴隨著揚幫裝裱的發展全過程。

      經揚幫修復后,南宋佚名《江干牽舟圖》冊頁

      此次展覽將特別呈現費永明在長達10多年時間內反復深入試驗所成功復原的煮硾麻紙、煮硾楮皮紙、煮硾竹紙、蘇木染煮硾麻紙、皮紙制染黃紙、皮紙仿金粟山藏經紙以及乾隆高麗貢箋等傳統經典古紙、古箋。其中,有許多古紙箋品種早已失傳,如今復原重現,已全部應用于揚幫裝裱古書畫修復過程當中。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費永明采取捶搗、植物汁液、蒸煮等多種特殊方式,復原了明代董其昌最喜愛的書畫用紙“談箋”。這種古箋有魚子松花之潤、鋪玉敲冰之滑,而且,濃墨落紙,須臾間又變淡雅。

      經揚幫修復后,明《獨樂園圖》畫心

      經揚幫修復后,明《獨樂園圖》全圖

      “紙墨相發——費永明、蔡祎紙箋與筆墨的對話展”開幕式

      費永明表示,從六朝到明清,書畫用紙不僅品種多樣,而且效果千差萬別。古代的名紙,之所以有名,不僅因為原料多樣復雜,包括手作加工的楮、麻、桑、竹等純自然材料和植物汁液,還因為工藝方法非常獨特、工藝復雜,甚至還需要糨、打、煮、硾、金、銀、粉、蠟等特殊工藝。復原和制作這些早已失傳的古箋紙所需科研時間較長,勞作十分辛苦。但這些特殊的古紙,柔潤、緊密、絢爛,便于書寫繪畫、表達情感,是色彩斑斕“古紙箋”世界中不應被遺忘的重要成員。

      “作為揚幫裝裱非遺傳承人,我最為關心的就是在修復的時候要有材料可以用?!辟M永明表示:“以唐代寫經修復為例,由于唐代古紙是文物,即使有也無法使用,因此,在修復唐人寫經時,為了把之前的破損狀態修復得天衣無縫,我們最終只能選擇以唐代制紙古法,再造‘唐紙’。也就是先‘復原’已經失傳的唐代古法,后以唐代古法再造熟紙,最終得以復原唐代古箋?!?/p>

      五代查元方《丁氏像贊》卷及畫心生麻紙的麻纖維度顯微圖

      揚幫裝裱歷來有復原古紙箋傳統,揚幫祖師葉御夫就是“得唐人熟紙法”后,裝裱手藝得以出神入化。在修復五代查元方書《丁氏像贊》時,費永明發現作為唐宋間丁度家族譜牒之一,此畫采用的是北宋早期典型麻紙,且為生麻紙,沒有經過捶打,科研看的清晰的柱狀麻紙纖維素,可以正是唐宋“生紙非喪故不用”的說法。

      “作為一個裝裱師傅,作為和傳統手工紙打了30年交道的人,我有很多實踐的經驗,更有因為興趣愛好引發的文獻上的查找和實際動手操作的試驗?!辟M永明表示,使用古法再造的古紙箋進行古書畫修復的試驗,不僅是揚幫仿古裝池的重要組成部分和積極探索的未來方向,或許也能夠幫助更多藝術家揭開中國古代書畫以及書畫裝潢用紙的迷霧。

      宋張即之《上問尊堂太安人》尺牘

      蔡祎書《閑閑堂讀書札錄》冊頁之一,經揚幫裝裱后,裱式采用宋張即之《上問尊堂太安人》尺牘裝裱樣式

      由于頗具古意,這些復原的古紙、古箋也深受滬上書畫家喜愛。蔡祎先生就因尤為喜愛捶制楮皮紙,寫成《閑閑堂讀書札錄》。這套冊頁,按照宋張即之《上問尊堂太安人》尺牘的裱式重新裝裱,頗具古意。

      同時,依照各種古紙箋特點,蔡祎先生選取不同古紙、古箋進行了書畫創作,如意臨《淳化閣帖》卷七、意臨《大觀帖》、行書張炎詞《高陽臺·西湖春感》、行書節錄《文房四譜》、行書節錄周亮工《讀畫錄》、草書節錄司馬光《獨樂園記》等。

      古紙配舊墨書寫,即可見墨分五彩,濃淡自然相生,墨沉著而意飛躍,呈現了當代書法獨特的意蘊和精神,成為展現中國傳統書畫新發展的重要方式。

      揚幫修復宋龔相《白金帖》冊頁及完整修復過程圖;其中,圖一為祝枝山《昨凂帖》原托命紙南宋龔相《白金帖》手札原狀;圖二為經揚幫修復后,龔相《白金帖》現狀;圖三為經揚幫修復后,祝枝山《昨凂帖》現狀;圖四為宋華亭令龔相《白金帖》冊頁

      研究古紙箋也曾帶來意外收獲。2020年,在修補包括沈周、文征明、祝允明等手札在內的明《吳門清簡冊》時,費永明在揭裱祝枝山《昨凂帖》時,在此帖背后,意外地發現了作為原托命紙的南宋龔相《白金帖》手札一封。

      對于費永明來說,意外得寶,歡喜無似。于是,他將龔相原札、枝山此札照片合裱后,又請蔡祎先生補書龔相詩六首,合裱成一冊,這樣的裝裱理念與賞藝集古品味,是繼承自前人的,真正達到了“敬惜字紙”的境界。蔡祎補書的六頁,其用紙也是特制的,紙性及氣息力求存宋制之風。如此趣事,亦成為揚幫古書畫裝裱領域的一樁美談。

      呈現揚幫裝裱在“復原”失傳古書畫裝裱技術領域的重要標志性成果

      “揚幫仿古裝池”為揚幫裝裱所獨有,其核心要求古書畫修復須嚴格“恪守古法、修舊如舊”。也就是說,揚幫仿古裝池要求古書畫修復不能簡單理解為僅對畫心的修復,而是要將整個藝術品的氣質和神韻都要恢復到符合當時藝術品創作年代的特質。

      在古書畫修復過程中,揚幫仿古裝池的首要要求是最大程度地保存藏品的原始風貌。在整體修復和裝裱南宋佚名《江干牽舟圖》的過程中,比較完整地體現了“揚幫仿古裝池”所要求的復原古書畫“氣質和神韻”的要求。

      南宋佚名《江干牽舟圖》的新裝裱,運用新的方法,類似于設計了獨特的新藝術裝置,采用似活頁夾插入藏品的新裝裱形式,將古畫整體嵌在完整的冊頁套子當中,既展現了南宋畫心,也展現了清代裝裱。其中,古畫活頁夾采用花綾做成空白畫心的口字形,左邊半頁做正常蝴蝶裝冊頁,右邊做成兩疊套裝,分別挖嵌沿邊??瓷先ゼ礊橥暾恼w?;ňc也經重染,以期色澤與圖案盡量與藏品原來的裱頭接近、甚至一致。

      同時,為最大程度地豐富文物的文化外衍,此畫所有跋文、配詩、題簽乃至鈐加收藏印等均為再創。其中,此畫的對題詩文內容是由諸文進先生依照畫面內容創作,蔡祎先生行書抄錄,詩文內容藏品畫意而作,而非抄錄前人陳句,這樣就呈現出針對性的題識,為文物藝術品遞藏提供另一種鑒賞角度。

      此外,裝裱時,又將這幅古畫完整擴容成為一冊,增加了考究且相宜的“包裝”。此冊封面采用金襕唐草紋錦,四邊鑲老紅木細邊,冊內題跋頁書寫紙采用舊楮皮重加煮硾,與原作絹色保持完整的統一和諧。

      “紙墨相發——費永明、蔡祎紙箋與筆墨的對話展”展覽現場

      從南宋佚名《江干牽舟圖》的最終裝裱形式來看,最大程度地保存和復原古書畫“氣質和神韻”,是“揚幫仿古裝池”的最高要求之一?!皳P幫書畫裝裱名師除本行手藝外,在鑒賞、材料方面必須有獨到的本領與見識?!辟M永明表示,裝潢修復是綜合認識的勞動。對書畫本身的鑒賞鑒真、修復的技術手段、修復材料的認識積累三個方面缺一不可。

      在修復明代王寵《樓東賦》《長笛賦》殘片時,費永明在修好畫心之后,以明代手卷經典樣式將其完整補全,以新研制的仿金粟山藏經紙作為引首,以煮硾楮皮紙作為拖尾,蔡祎先生補《長笛賦》原文先以小楷書于舊竹紙上,后數十行兼用煮硾潛山桑皮紙,恢復了明代書畫的氣度。蔡祎在《長笛賦》后題跋中懇切地寫道:“是作含蓄沖和,精力內蘊,棗木氣盈然,雖不能窺其全貌,只字片紙間亦能觀其古茂,樸厚處得魏晉之韻,卓然明之大家,殊可寶藏之”。

      在明《獨樂園圖》之后的拖尾上,蔡祎先生行草書《獨樂園記》一例。此拖尾采用皮紙經反復煮捶而成,紙面瑩潤,古質的書法,朱紅的鈐印、褐色的簽條以及天青色的花綾裱邊,形成古典雅致的效果,是古畫與紙筆想得的最佳范例。

      在古書畫的修復過程當中,揚幫裝裱對于古書畫裝裱文獻的整理和技藝復原工作,一直非常重視。費永明表示,歷來書畫修復講究“修舊如舊”,古書畫修復不是單指畫心的修復,而是裝裱上也要達到作者創作年代的精神氣質。因此,在古書畫修復和裝裱技術方面,也需要不斷探索研究,以求更加生動、直觀地呈現書畫創作當時的風度氣象。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經過多年裝裱實踐,費永明得以恢復古籍中記載、現已失傳的“黃金綾條”和“墨界雙線”等傳統書畫裝裱形式。

      據了解,文震亨曾在《長物志·裝褫定式》中錄有兩句話:其一,“二垂帶用白綾闊一寸許,烏絲界畫二條,玉池白綾亦用前花樣”。其二,“書畫小者須挖嵌,用淡月白畫絹上嵌金黃綾條,闊半寸許,蓋宣和裱法,用以題識,旁用沉香皮條……”。

      費永明對于此段文字中關于“垂帶……烏絲粗界畫”“……嵌黃金綾條”的材質與裝裱法,經反復實踐得以忠實再現。甚至,包括藏青色包首絹的恢復,由于沒有現貨可買,全部都是由手染而成,須用靛藍經十數次反復漂染才能夠得到。

      “為了文震亨《長物志》中兩句話,我們堅持鉆研和完善古代書畫裝裱技術,尋找古籍文獻中的確切解釋,并最終結合當地揚幫裝裱工藝。真實呈現在觀眾面前?!辟M永明表示:“看時容易!中有許多甘苦,唯我心知!”

      此次展覽將持續至2022年10月5日。

     ?。▊鳎┪宕瑫煛稓q月晏安圖》此圖裝裱形式為“墨界雙線”為最典型的蘇式裱

      蔡祎行書張炎詞《高陽臺·西湖春感》,畫心為煮捶狼毒紙,在揚幫裝裱中,裝裱樣式采取揚幫裝裱復原的“黃金綾條”和具有明代裝裱特征的“墨色天地”“藏青包首”等

      蔡祎行書節錄《文房四書》,畫心為煮捶楮皮紙,在揚幫裝裱中,裝裱樣式采取揚幫裝裱復原的“黃金綾條”裱式,天地隔水用的是南宋《紹興御府書畫式》的尺寸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美女高潮爽到喷出尿来图片
    <sup id="60amu"></sup>
    <optgroup id="60amu"><object id="60amu"></object></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