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60amu"></sup>
<optgroup id="60amu"><object id="60amu"></object></optgroup>
  • 燈光之城 | 1880年代的巴黎,迷人的現代感

    2022年03月11日 14:4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芝加哥藝術博物館AIC

      傍晚時分,一名女子獨自坐在咖啡桌旁,神情細致地凝視著巴黎商業區的活動和景色——畫家費爾南德?蘭格倫(Fernand Lungren)對《咖啡館》(In the Café)的生動描繪,讓人神往。

      這家咖啡館由桌子、椅子、天鵝絨襯里的卡座、建筑元素和無數照明裝置組成,仔細觀察,你還能捕捉到遠處的行人、被燈光照亮的商戶和右邊嘈雜的街道。

      畫面左側的女人引人注目——她穿著一件有絨球裝飾的紅橙色連衣裙,戴一頂有著羽毛和飾花的帽子、一雙手套。她獨自一人坐在熙熙攘攘的鬧市中,代表了19世紀末婦女追尋的新獨立,身心享受著巴黎現代化蓬勃發展的商業和休閑公共空間——林蔭大道、公園、咖啡館、百貨公司、商店和娛樂場所。她拿著杯子(從邊上的玻璃瓶看起來應該是水),向外看著,那個女人是在等朋友、家人、還是戀人呢?還是她根本不是在等誰?也許她只是坐在那,凝視著周圍的世界而已。

      蘭格倫使用了細線條和大膽的顏色對比,他的描繪精確而又層次分明。乍一看,這一切似乎都很清晰,但當你仔細觀察,是否對這種看來很緊湊的結構感到困惑?

      首先,一些充滿活力的開放式筆觸,打斷了這幅畫的線性結構:白色、青綠色和橙色顏料的筆觸,描繪了女人裙子和襯裙下面的裙邊;最右邊的人物拿著一束黃色的鮮花;背景中的車夫被商店櫥窗的燈光映射,向左移動的馬車陷入模糊場景中。

      試圖去理解咖啡館的建筑空間絕非易事,咖啡館面向街道的門窗已完全打開。許多鏡子和燈光、光線的反射和折射混淆了空間聯系,并擾亂了我們在場景中的位置。

      人物上方的燈是裝在后墻的鏡子上?還是在天花板上?其中一些燈是反射映像,應該可以向我們提供關于女子所在的空間位置,以及我們作為觀眾可能的位置的信息?在咖啡館里,形成了一個有趣的視覺謎題——一個將現代城市空間、女性、時尚,特別是燈光效應結合在一起的謎題。

      費爾南德?哈維?蘭格倫(Fernand Harvey Lungren)或許對你來說不是一個熟悉的名字,但他的藝術生涯卻是一條眾人熟悉的道路。蘭格倫出生在美國馬里蘭州,在俄亥俄州的托萊多長大,曾旅居歐洲,之后再度回到美國。

      應父親的要求,蘭格倫于1874年在密歇根大學學習采礦工程課程,兩年后他放棄了學業,堅定了追求藝術的決心。他先去了辛辛那提,又到了費城,1879年,他在紐約得到了一份雜志插畫家的工作,他本可以一直從事插畫事業,但是他真正想做的還是繪畫。

      1882年6月,蘭格倫與一群藝術家一起坐船去了歐洲。走在巴黎的街道上,他開始決心通過直接觀察尋找自己的目標——他將主要時間放在研究巴黎街頭場景。

      在芝加哥藝術博物館的收藏的這幅《咖啡館》中,蘭格倫特別注重女性時尚的細節。

      在1883年的一個服裝廣告海報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名婦女呈現出類似的形象——她的帽子,她裙撐的大小,甚至她的披肩,都與《咖啡館》里的紅裙女子相似。

      從《咖啡館》的X光成像圖可以看出,一開始畫家想畫的是在人物的背部和肩膀周圍的另一件衣服,后來才又重新畫了現在這件。

      然而,畫中紅橙色連衣裙上的絨球卻不像當時的時尚,而更像是1860年代服裝的風格。

      從蘭格倫的另一幅同樣名為《咖啡館》的較小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他會重復使用并重新定義一幅作品的部分內容,并運用于另一部作品。

      蘭格倫在這幅畫中描繪了坐在餐桌旁的兩個女人。黑衣女人的臉看起來很接近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藏品中“孤獨”的女主角,右邊女士的橙色連衣裙也觸動了一個熟悉的音符。

      在巴黎的兩年里,蘭格倫被印象派的新作深深吸引。在他到達巴黎之前的1880年,古斯塔夫·卡耶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在第五次印象派展覽中展示了一幅實驗性的作品——《在咖啡館里》(In a Café),這幅畫描繪的是一位男性在咖啡館自然光下的狀態,與蘭格倫《咖啡館》有很多相似元素。

      而《咖啡館》中的女性形象,很可能參考了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的《普維爾懸崖邊的漫步》(Cliff Walk at Pourville)和皮埃爾-奧古斯特·雷諾阿(Pierre-Auguste Renoir)的《陽臺上的兩姐妹》‘Two Sisters (On the Terrace)’等作品。

      蘭格倫對光的濃厚興趣不同于喜歡描繪陽光的莫奈和雷諾阿,他的關注點在于19世紀末的新產品——電燈,以及如何在繪畫中呈現這種現代光線的視覺體驗。他說:“這種新式的白熾燈像是一根魔杖,它將骯臟的用煤氣燈照明的街道變成了仙境?!?/p>

      巴黎這座“燈光之城”還吸引了其他藝術家一起探索這明亮的世界,其中就包括法國畫家詹姆斯·迪索(James Tissot),他的作品《馬車上的女士》(Ladies of the Chariot)描繪了一個鐵和玻璃構筑的演出場所,這個巨大的內部空間,正是用電燈照亮的。

      《咖啡館》里的女子展現出了迷人的姿態,但燈光才是這幅畫中真正的“明星”——女子上方有電燈,咖啡館外街上是煤氣燈,左邊鏡子和隔板上有燈光映射,右邊還有閃閃發光的商店窗戶和廣告柱。

      燈光貫穿了蘭格倫的職業生涯,1884年9月他回到了美國,在紐約創造了許多油畫和粉彩畫作品,描繪了雨、雪、霧、煙花、燈光中的街道、公園、碼頭和室內的景色。

      另一個提升蘭格倫想象力的地方是美國西南部。從1890年代開始,他經常去新墨西哥州和亞利桑那州,以西部風景以及原住民為主題作畫。1906年,他定居在加州的圣巴巴拉,從那時起,就一直專注于沙漠和峽谷景觀,直到1932年去世。光仍然是這些繪畫中的關鍵元素,他也曾描繪日出、黃昏、日落、月光、星光等自然光對廣闊地形的影響。

      蘭格倫的輝煌職業生涯最終還是在人們的視野中消失了。搬到加州后,他與東岸藝術市場脫節,很少在那里展出作品,轉而專注于風景畫和圣巴巴拉藝術學院的建立。但我們無法忘記的是,蘭格倫的作品曾經“照亮”了現代化的巴黎。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美女高潮爽到喷出尿来图片
    <sup id="60amu"></sup>
    <optgroup id="60amu"><object id="60amu"></object></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