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60amu"></sup>
<optgroup id="60amu"><object id="60amu"></object></optgroup>
  • 展覽推薦|《邀月》黃國武水墨作品展

    2022年09月16日 10:5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新浪訊,9月9日,《邀月》黃國武水墨作品展在廣東大家美術館正式對公眾開放。

       前言

      關于《邀月》

       《邀月》可能是一場Show。有實力派專業背景背書的Show。我們Show的是水墨肖像定制。

      我們的定制水墨肖像就是一張宣紙,寥寥數筆,勾形勒性。

       但你發布在社交平臺上的,終于不再是一張美顏自拍,不是一幅攝影師作品,不是古典油畫肖像,而是一幅—一水墨肖像。

      你在家里書房,或者在上班的辦公空間,對著畫框里那個似與不似的自己,自我激勵:又一天開始了,我要更好,更新。

      我們不是埃貢·席勒,不是盧西安·弗洛伊德,不是阿曼迪奧·莫迪里阿尼,不是馬琳·杜馬斯 ……

      我們是黃國武。

      是黃國武筆下的“我”。

      謹以致敬這個時代的山水草木、人物風流。

      楊數

      2022.09.08

       畫家簡介

      黃國武

      1963年生于廣東惠來。

      1980年至1984年就讀于廣州美術學院附中。

      1984年至1988年就讀于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系,獲文學學士學位。

      1988年至1998年任教于廣州美術學院工藝系。

      1998年至2003年任教于廣州美術學院設計分院基礎部。

      1998年至2000年就讀于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人物畫同等學歷研究生班。

      2009年至2010年為中國藝術研究院訪問學者。

      現為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廣東省美術協會理事,廣東畫院創作室主任。

      面對面的凝視

      ——黃國武的水墨人物肖像

      管郁達

        中秋節就要到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大家美術館以邀月為題,應景結緣,請藝術家黃國武為受邀的觀眾畫像,受邀的人在與藝術家面對面的凝視、對話和交流中共同完成一幅肖像畫的創作,也將自己的面相置于大自然永恒的秩序和山水草木、流嵐煙霞無盡的風流之中。這樣一個別開生面的展覽,對藝術家和觀眾來說,既是一種不期而遇的凝視,也是一次挑戰觀看惰性的冒險。作為國武的朋友和他作品的觀者,我也很期待,這種不期而遇的、面對面的凝視,會給我們的眼與心帶來怎樣的意外、驚喜和發現呢?

        國武是畫人物畫的。早年在廣州美院和中央美院師從名師大家,接受過很專業的藝術學習和訓練。他早年的水墨人物,洗去了賦彩和鉛華,還原了對象物質的結構與質感,形神兼備,從中可以看出他對中國水墨藝術傳統與西方現當代藝術的兼收并蓄。在中國當代人物畫創作中,人物肖像,特別是水墨人物肖像的創作并非一路坦途,蔣兆和、黃胄、楊之光、王子武等藝術家都有過殫精竭力的探索,留下了許多寶貴經驗。在這條路上,國武雖然是后來者,確有先知般的文化自覺,他一手打入傳統,一手伸向當代,觀今見古,無問西東。將傳統筆墨轉化為自己當下的生活經驗和個體生存狀態,用肉身經驗重釋傳統、激活傳統,在當代水墨畫創作中獨樹一幟,有自己的風格和面貌。他這些年來的作品,以淡墨氣韻和水法營造天上極樂世界與人間歡娛煙火,山水、草木、人物,何處不消魂?觀國武的人物和山水,景物化為情思,人物幻作精靈,人物和山水都融為一體了。

        國武也畫山水。山水可以是天馬行空的,來去無意。但是畫人物肖像不同,肖像畫在藝術家的創造力之外,還負有一種將描繪對象帶入面對面的凝視和觀看的責任,也就是說,每一幅肖像畫都是三方合作的產物:被畫者本人對自己面容的想象,藝術家將這種想象藝術化的欲念,以及最終要觀賞這幅畫的人們對它的期許。這其中,不可預測的是,三者的角逐和拉扯也會使一幅畫靈韻散盡,淪為俗物。所以,這次邀月(約)對藝術家、受邀者和觀眾來說,眼神的凝視與交流、面孔的相對與映像既是肖像畫美學的開端,也是一幅杰作共情誕生的前提,更是我們透過除自身之外的第二對象去體驗世界的能力所在。對藝術家和受邀者而言,表情的互動,與他人的相遇是人性最重要的展現形式和觀看方式。面相作為一種相遇的面對面的狀態,首先是感性的,是有溫度的,這種人性的敞開,是具體的,是無法被還原的;其次,面對面的他者,自身具有廣度,天然具有深度,是不可被納入藝術家自我單向的審視之中的,是外在于自我的。肖像畫在視覺冒險上的難度和路途的曲折可想而知。

        或許,這些就是作為觀者的我對藝術家和受邀者通過肖像打開了這種人性廣闊向度的一種期待吧?這個藝術游戲好玩的地方在于:因為所有的視覺冒險中都會從面對面的凝視中發現一種形象的自我迷戀,這種自我迷戀是雙重的,既針對畫肖像的藝術家,也面向每一個與藝術家面對面凝視的受邀者和來到美術館的圍觀者。

      管郁達,藝術評論家,策展人云南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美術批評家年會學術委員;北京大學、芝加哥大學、何香凝美術館《中國當代藝術年鑒》學術委員;中國國家畫院當代藝術文獻中心(宋莊)學術顧問;國家藝術基金項目策展人;四川美術學院客座教授。

      黃國武的人物景觀學與景觀的面相

      林江泉

      在黃國武記錄身邊朋友的形象的過程中,策展人楊數邀請朋友介紹他們的朋友,又不斷地畫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這讓我想起筆者的法國詩人、音樂家朋友揚-米歇爾-埃斯比達列(Jean Michel Espitallier)朗誦他的一首詩的一句:“我的朋友們的朋友們的朋友們是我的朋友?!?/span>

      “歐洲現代主義的核心人物”費爾南多·佩索阿(Fernando Pessoa)認為:自從知道我自己被稱為“我”以來,我就開始想象各種人來把“我”活下去。他在47年的生命里創造了127位異名者(Heteronym,葡:Heterónimo)。這些異名承擔著不同的職責,他給予他們年齡,并塑造他們不同的生活、職業、愛好、膚色、身高、教育水平等,活躍程度也不盡相同。每一個異名都是佩索阿的另一個“我”,可以說,他擁有上百種人生。其中,他的異名作品共有三個人創作——阿爾伯特·卡埃羅,里卡多·雷耶斯和阿爾瓦羅·德·岡波斯?!芭逅靼ⅰ边@一名字在葡萄牙語中就是“人”的意思,這些異名與本名的費爾南多·佩索阿共同構成了佩索阿的龐雜的文學世界,“異名者”也成為了不同學科的研究詞匯。黃國武直面不同的他者,就是面對自我。他畫不同朋友或陌生人的形象,就相當于是他的“異名者”,每個肖像是“黃國武版本的你”;每個被畫者體內也有一個黃國武,他以異名者的身份想象你。他如同一部由一個人扮演故事里所有角色的電影,人物形象從歸同了異到無同無異,他成為了一個“異名者”。究竟是他凝視著被畫者,還是被看者在觀看藝術家?他和被畫者達成了“一多對應”和“一一對應”的關系。他出示了一個人的身體里藏著另一個人;一個人的身體藏著很多個人;很多個人也可能是“同一個人”。

      阿巴斯有實驗性極強的藝術電影《希林公主》,該片講述了114位著名的伊朗戲劇和電影女演員和朱麗葉·比諾什,在舞臺上觀看基亞羅斯塔米創作的12世紀波斯的故事《科斯羅和西林》。我們只可以聽到這個故事中的對白和聲響,卻沒有任何這個故事的畫面出現,鏡頭中只有一張張不同的肖像,從一張肖像傳遞到另一張肖像。阿巴斯在他的起居室里拍攝了整部電影,調動了他的一線女演員的人脈成本,只用三把椅子作為劇場的全部布景。她們的手勢、表情、皺眉和眼神出示了她們發現被人觀察的情緒變化。故事成為了背景,而看故事的人的一顰一笑成了了故事,該片被戲稱成一個拍電影導演拍了一群演電影演員看電影的電影。這部電影如同黃國武畫不同的朋友的形象,也是在傳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的關系,更新了“看與被看”的關系,觀看的多重意義由此誕生。肖像在他這次的藝術實踐中也許成為了非主體,而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成為了他主要的造像媒材,“關系”才是他直面的肖像,消解了生命傳遞的過程,從不同的現實身份重述中解脫出來。同時,他以水墨為媒介,擺脫圖學,消解表現性,在培根、杜馬斯、里希特、圖伊曼斯等肖像藝術家的肖像系統中跳脫出來。

      黃國武是一位觀念多變、駁雜和莫測的藝術家,他經歷過馬賽克、條狀線陣、廣告牌等觀念性水墨階段?;蛞恢笨刂浦覀兩眢w的表達。既有的媒材和思考模型跟基因一樣控制著我們身體的表達,藝術家常常會成為失控的胚胎?;驅W家汪建說:“生命誕生的過程就是一個基因傳遞的過程,基因是生命傳承的唯一物質?!边@次的人物景觀學實踐是他一次基因再傳遞的過程,一個人或多人的靈魂在相互吸引追逐,生命的傳遞關系成為了他的觀念。他減弱人外在的信息,悄悄進入生命的內部。他的實踐是對本我孜孜不倦的思辨探求,對觀看的追逐轉化成去視覺化的向度,又由肖像的意涵,上升到其自身的追問。對不可見的思考提升到存在的維度,放大或縮小時間,或泄露天機,或秘而不宣,甚至以坦白得近乎殘酷的方式將不可見予以譯碼,折射出凝視的意味。他的視角恒定又變幻,以耐得入微的方式制圖而袒述無私。這些圖像讓觀眾意亂情迷、神往不已、又坐立不安,從觀看陷入對心理的沉思。進入他的一個個圖式,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任由本我占據身心。

      在數字化的生活場景里,當幾個朋友們坐在一起的時候,人們已經忘記了面對面的凝視,而是一直低著頭與手機里另一端的交流。筆者曾經寫過一個源自于真實事件的獨幕劇《停電時刻》:“夜里,兩個朋友約見面談事,到結束了,兩個人還是一直在各看各的手機,交流變得支離破碎,他們的交流的全部內容就是偶爾抬起頭對對方說:‘不好意思,我回個信息?!袝r候是,一個朋友一直在語音通話,另一個朋友在聽語音,沒完沒了。直到停電,直到他們的手機沒電,他們才在黑暗的空間里開始推心置腹地聊天,這個時候,對方已經看不到各自的臉龐和身軀了,他們開始幻想黑暗成為光源?!秉S國武的“凝視”正是對數字化時代的人類關系的一次反思。貢布里希所提出了一個原則:“先制作后匹配”(making comes before matching),黃國武的群像制作的不僅是圖式,他更重要的是在制作一種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以此反思我者,改變他者的邊界,將破碎的自我彌合,在肖像中抵達社會景觀,在景觀學中發現表情,在延遲認知的快感中摸索延異的軌跡。在造像的過程中,他還創作了一批淡墨山水,這些作品成為了一種“景觀的肖像”。景觀當肖像畫,人物形象要當景觀來塑造。他的人物作品也具有中國山水畫的原理,在自然的混沌中打散主體,重構對象的秩序和不聚焦的觀看方式,兩者都成為了一種景觀學,或同一種面相。

      黃國武人物實踐傳遞了當代社會觀念迭代的困惑、無奈以及寬容。具有一種圖解的文本屬性。他在精細的圖像語匯中解脫出來,不以形為出發點,用不具體的墨象記錄形而上的人物狀態。那些人物形象看似無定義的狀態對應了他重新定義的每個人物。人物的景觀學是他擁有的控制論,也是他以某種程度崩壞一種結構。他的通過筆墨的過程形成多變的視覺語法,并透出混沌世界中的光源, 重復出現視覺隱喻夾雜著人物心理的痕跡。不確定性和流動性加劇了畫面主體的陌生化過程。他平衡了人物內部和外部, 始終把筆墨保持在一種中間狀態。筆墨的狀態在不同在層面上可淺可深,是他過去觀念多變的圖繪經驗的一種默化,他甚至排除掉美學過剩的干擾,進入了非客觀的縱深區間。他氣定神閑的非敘事能力,不去肯定或顛覆任何肖像圖式價值觀的思想銳度,而是由筆觸娓娓道來生活的基本面,或基于人性基礎上的溝通與阻礙的問題,以情感的肌理小心翼翼地還原愛的名義,在社會這個人類的基本單位力“面對”分崩離析的世態和人心。

      不同身份的人物在世間的地位在哪里?黃國武非常注重人物內心的變化以及與外界因素的沖突。他的單個肖像視覺敘事結構是多線性的,模糊了繪畫性技巧對肖像語義的干涉,一系列連貫現實和虛構的編排使觀看方式有序發展。他對人物的塑造是多維和捉摸不透的,在置景和語言的考究上,通過提煉水墨語法的迷離感,以難以捕捉的色調尋求人物的微妙變化,不同的人物設定,角色在他敏感如神經末梢的筆調推進,他們在面對我者、他者和抉擇中逐漸凸現出來,其圖像狀態也在在自治與他治的不確定之間游弋,所輸出的生命傳遞的圖像不僅有過另一種生命,雙重生命,還有多重的生命,尤其是他們與信息的社會上下文中,基因傳遞的可理解性更為凸顯。他的筆墨對應當下的時間,也作提前的思考,來到社會的現場,和時代同步,根據現實的需要來變動他的筆墨。非直觀和直觀的迥異與人物景觀緊密相連,筆限和非筆限中達至平衡,而心理空間也被復刻得異常從容。他始終跳脫了程式化的束縛,沒有被現實俘虜。保存文人畫和寫實傳統都含有的不可言說部位。當人們迷戀于形而上學的時候,他進入了超自然層面的探討,在持續的語言實踐中開發潛伏在人物景觀之中的可能。

      他的時間積累正在重述或復原真實,也不斷驗證了原真的我者,從時間、地點、角色到信仰的經驗,所有這些都在不同敘述形態中,雖是直面,但實構與虛構兼有。他把人物的日常再度轉化程一種去熟悉化的景觀,探索了關于身份、關系和社會的問題。

      瑟琳·席安瑪的電影《燃燒女子的肖像》(Portrait de la jeune fille en feu ,2019)講述了1760年法國布列塔尼,才華洋溢的年輕女畫家收到委托,需要在對方不知情的狀況下,完成富家小姐艾洛伊茲出嫁前的肖像畫。兩人在孤島相依為命,白天女畫家悄悄觀察小姐的一舉一動,到了晚上才縱情下筆。兩人在畫與被畫的親密接觸下,即便是在充滿禮教束縛的時代,卻也漸漸萌發了禁忌的曖昧情愫,隨著大婚之日越來越近,她們的愛火卻越燒越猛烈。這部電影被認為每一個鏡頭都可以被定格成架上作品在畫廊舉辦導演的個展。觀察一個人是愛上一個人的起點,由此可知藝術家在觀察一個人的時候的關系是微妙的、敏感的和不可知的。當然,觀察一個人也是在觀察另一個自己,黃國武調動凝固時間的能量和對肖像的情緒感受力,似乎是對自己和自己的想象進行了一次持久采訪和交談,他記錄了在一起就是“肖像”的理解力;肖像即陪伴的狀態;肖像要有信念才完整的氣氛;社會不同成員之間應相互依賴且獨立的面相和孩子一樣成長的默契等。觀者根據這些線索似乎能自動進入人物的多個面相,通過視覺證據能了解更多關于“肖像”的秘密和人物之外的事情。

      作為文明核心的個體是以情感為紐帶所構成的社會生活單位,這個單位成為黃國武的增量運動。他不討論肖像或關系的內部問題,他更多時候是把肖像作為當代中國社會的一個視覺線索,進入社會基本單位的視覺秩序。他所營造的凝視機制不是“靠近”,其親密感經過圖像的提煉后在繪畫中建立起了一種距離,保持與圖像距離感。他既深入圖像本體論的內部,又在錨定與圖像之間的距離。他記錄肖像,即使記錄生命變化的軌跡,卻不是描繪他們,又沒有拒絕圖像,而是指向時間。人物形象不止是親密無間的情感發生圖式,它更需要距離。肖像在社會的語境中并不缺席,重組敘事邏輯之時卻在創造一個不在場的圖像和分配給視覺文獻存在論的不確定性。在社會結構中,他用一種變化莫測的肌理取消了確定性,這種懸而未決成為了未知世界中的點燃機制,我們在黃國武的“異名者”人物景觀中等待這未至一刻的識讀性。

      (節選自《未至的莫測:黃國武研究1989-2022》,林江泉)

      林江泉,中國當代藝術家,建筑師,策展人。

      受邀赴歐洲、美洲、亞洲等地的藝術場館舉辦個展,包括葡萄牙國家畫廊、里斯本大學圖書館、哈佛大學、密歇根大學、瑞典奈舍美術館等。作為客座教授應英國威爾士三一圣大衛大學邀請赴英講學。首爾大學比較文學博士論文導師;哈佛大學設計學課程特邀導師。出版著作和譯本多部,參編國家繪畫與雕塑類美術教材;主編英文版《中國經學史》五卷(學術出版社,華盛頓/倫敦)。

      部分展覽作品欣賞

      1、人物寫生

      《人物寫生之二十八》

      97cm×36cm 紙本設色      

      2011

      《人物寫生之四十二》

      180cm×97cm 紙本設色

      2010

      2、水墨肖像

      3、代表性作品回顧

      《貴妃》

      48×45cm 紙本設色

      2022

      《金馬》

      48×45cm 紙本設色

      2022

      《沃角》

      46×69cm 紙本設色

      2022

      《溪西》

      46×69cm 紙本設色

      2022

      4、淡墨山水新作

      《濤島》

      138×69.5cm 紙本設色

      2022

      《行飛龍溝》

      138×69.5cm 紙本設色

      2022

      后記

      大多數人,都是裹著狂喜來,帶著遺憾走。人生匆匆,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啦!所以,設定個合乎實際的目標,并盡可能忍受、享受其過程,挺好。

        當今畫壇人才輩出。據吾所悉,繪畫界大致分兩類人:一類是一路中規規矩矩,聽師友的話,唯先賢馬首是瞻,畢生苦練,最終能成功地寫一手王羲之、米芾;或畫一手董其昌、黃賓虹,成就斐然,安詳、喜樂。第二類是無事生非型,初學時還能亦步亦趨,走著走著就不愿隨大流了。各種“離經叛道”、“肆意妄為”。這類人把主流的大多數的冷嘲熱諷當作自己個人的狂歡。

        兩種快樂都值得稱贊。

        人的一生,得到的全是僥幸,失去的才是人生。于我而言,繪畫很治愈,它可以將人生中失去的部分畫回來。我在這其間收獲良多。通過對夢的表達留下日常中失去的種種。日常有神跡是讓人滿足的,“日?!迸c“神跡”的交集是神奇的。我也時常夢見我的“夢”在另一個時空就是“神跡”哦!基于此,作為“二類”, 我的無事生非是值的。

      我開心,乃至程度甚于第一類人,為什么不呢?

        國伍/2022.9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美女高潮爽到喷出尿来图片
    <sup id="60amu"></sup>
    <optgroup id="60amu"><object id="60amu"></object></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