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60amu"></sup>
<optgroup id="60amu"><object id="60amu"></object></optgroup>
  • 郭慶祥:我們收藏家不能做井底之蛙

    2022年10月02日 22:5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本報記者 王菁菁 中國商報

      “我今年正好60歲,在我看來,學習自己感興趣的事物是一種享受,人應該活到老學到老?!薄爸灰闶且晃环Q職的收藏家,就一定會購藏到優秀的作品。這是我近一時期深入調查研究后所得出的結論,也令我有了底氣?!被叵肫鸩痪们皠倓偨洑v的歐洲藝術之旅,著名收藏家郭慶祥這樣告訴中國商報記者。

      以參加2022年瑞士巴塞爾藝術展作為行程的起點,再赴德國柏林與新表現主義代表人物安塞姆·基弗、當代架上繪畫代表人物丹尼爾·里希特等藝術大師面對面交流;后又轉至法國,徜徉于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這樣的世界級藝術殿堂……在郭慶祥看來,一路下來就是一次游學歷程。藝術是無國界的,并且與生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皩τ谖覀冎袊丶乙彩且环N啟示,要改變將目光過多地集中在市場上,轉變圍繞市場氛圍打轉的認知?!彼赋?。

      作為中國收藏家進軍西方藝術品市場的“先鋒”人物,業界眼中的郭慶祥,不但有著極強的前瞻性,而且是中國藏家國際化道路上的一位重要“推手”。那么,他此番歐洲游學的主要目的是什么?能為同行收藏西方藝術品帶來怎樣的啟示?帶著這些問題,不久前中國商報記者獨家訪問了郭慶祥,聽他娓娓道來此番“游學”的感受。

      “不要以是否有私人美術館、博物館來評判中國藏家的實力”

      記者:為什么會開啟此次的歐洲“游學”?

      郭慶祥:近三四年中,常有不少知名西方畫廊會問我們收藏家:你有沒有博物館?有沒有美術館?起初聽到這種發問,我很反感,難道沒有私人博物館、美術館就不是真正的收藏家嗎?了解西方畫廊對此問題的真實想法,便是我此行的一個主要目的。我認為,他們并沒有深刻了解中國收藏家以及中國的私人美術館。經過這次的一番了解后,我開玩笑地說:如今最大的行為藝術可能就是“私人美術館”。

      近百年來,西方畫廊一直將藝術家的優秀作品盡可能優先出售給國際知名美術館、博物館以及私人美術館。我認為這種運作模式的初衷沒有問題,畢竟藝術家也需要將自己最優秀的創作留存下來。但這一運作模式到了東方,尤其是到了中國,就有點兒變味兒了。

      應該說,收藏西方藝術逐漸成為不少中國藏家轉型的一種趨勢。由于西方畫廊并不了解中國藏家,他們只是習慣性地以是否建有私人美術館、博物館去判斷對方收藏的意圖,這反而導致了不少中國收藏家為了迎合這種要求,開啟了建館的模式。

      記者:缺乏了解,很容易導致哪些問題的出現?

      郭慶祥:很顯然,只有擁有了一定數量的優秀藏品時,藏家才會有建美術館、博物館的想法。而為了購藏到優秀藝術品而去建館,在我看來是本末倒置,問題也自然顯現出來了——在中國內地,一些收藏者帶著上述目的修建的私人美術館,大多都屬于倉儲模式;而西方一些畫廊不明就里,一看對方有美術館的資質或名分,就會把作品賣給他們。但過不了多久,畫廊就發現有作品會以私人館藏品的名義在市場上出售。

      說到這個問題,我對收藏者不守承諾的行為是不贊成的。畢竟西方畫廊對他們出售的作品有要求——五六年內是不能賣出的。你卻非要在這個期限內,甚至連幾個月的時間都不到就出售,這顯然是不妥的。但換個角度來看,我認為西方畫廊對藏家的這種要求同樣有問題。據我所知,不少知名的、有影響力的西方收藏家,他們并沒有自己的美術館、博物館,但這并不影響他們從畫廊和藝術家手中拿到好作品。

      事實上,不管是以十分優惠的價格將作品出售給國際知名公立博物館、美術館也好,還是賣給私人藏家獲得更多盈利也罷,對于西方畫廊包括藝術家來說都是一種經營。你可能會說藝術家很看重自己代表作的存世,那流通就不是藝術品存世的一種方式嗎?要知道,隨著市場的不斷發展,流通也能讓更多的大眾欣賞到作品、了解到作品。

      因此我認為,在面對不同客戶的時候,不破不立。說白了大家都是經營,認為自己換個說法和做法就是“高大上”,不遵守你的規則就是“不道德”,這本身就有失公允。

      “不想被‘欺負’,就要多走出去多看看”

      記者:西方畫廊以“是否擁有博物館、美術館”的理念來評判中國藏家,在此次“游學”中您又有哪些體會?

      郭慶祥:中國的私人美術館、博物館有一個不容忽視的現象,那就是場館本身建得都不錯,但所收藏的藏品卻參差不齊,有些館里的東西甚至很差。在我看來,這種現象應引起有關部門的注意,畢竟稱之為館就具有一定的教育性和社會性。大家如果在這樣的館里看到的都是垃圾,那會誤導公眾的。

      這次歐洲之行,在與西方畫廊負責人、藝術家交流時,他們也問過我這樣的問題。對此我的解釋是:首先,這是為了迎合你們西方畫廊提出來的要求——只要你有美術館我就出售藝術品給你;其次,館建得很好,館主人有資金實力去購藏。至于會購藏什么樣的作品,西方畫廊、藝術家心中很清楚。

      這些畫廊為了賺錢,往往會把自己代理藝術家的一般作品推送給這些中國收藏者。對于這種做法,我認為西方畫廊是不負責任的。既然對方有那么好的美術館,就應當建議他們購藏優秀的藝術品。結果他們卻經常像賣服裝那樣給客戶配貨,把檔次不同的作品進行搭配出售。

      記者:鑒于此,對于中國藏家,您又有怎樣的建議?

      郭慶祥:中國藏家一定要注意這一點,真的不能叫西方畫廊給欺負了。如何避免?那就應當多走出去,多學習、多了解。常去如紐約MOMA現代藝術博物館、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這樣的國際知名博物館、美術館看一看,近距離了解他們的收藏標準。你會發現,并不是畢加索每一張作品都能被這些機構所收藏,也不是優秀藝術家的所有創作都是精品力作。

      另外,我還想告訴中國藏家:一定要有信心!不用在意有沒有自己的美術館、博物館,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收藏到頂級藝術家的真正精品。

      這次歐洲之行,我也向幾位知名西方畫廊負責人提出了一個建議:在與中國藏家打交道的時候,一定要了解、掌握對方是否既有實力又懂藝術。應當把優秀藝術家的精品力作賣給這樣的中國藏家,他們才是讓優秀作品傳播、存世的推動者與守護者。

      “從事收藏要實事求是,調查研究才有發言權”

      記者:關于畫廊、藝術家、藏家、博物館、美術館之間的關系,您所看到的西方業界是怎樣的形態?

      郭慶祥:通過近幾年的走訪、交流與深度了解,我發現西方對此已經分得清清楚楚,這一點我很敬佩。

      西方畫廊很了解“金字塔”頂端的這些實力藏家都是誰,會把頂級藝術家的精品出售給他們。好的藏家往往具備兩個條件:一是有資金實力,二是有眼光。特別是眼光好,加之對藝術的了解透徹,可能不需要花費很多錢,就能收藏到不錯的藝術品。同時,西方畫廊也對大型公立和私立博物館、美術館收藏取向十分了解。就連新藏家進場,雖然是新人,畫廊也能掌握,也會將好作品賣給對方。

      相比之下,由于缺乏了解,長時間以來,真正有實力的中國藏家普遍很難在西方畫廊拿到頂級的作品。我認為,一個巴掌拍不響,雙方都有責任。如何去解決這個問題?站在中國藏家的角度來說,我建議要多與西方畫廊、藝術家交流,只有彼此增進了解,才能收藏到好的作品。

      我常說一句話:我們收藏家也不能做井底之蛙。藝術無國界,藝術家也好,收藏家也罷,都是用情感去接觸、碰撞,交流太重要了。還有一些中國藏家,確實想收藏好的西方藝術品,但自己又不是特別懂,那就更要走出去。我們搞收藏也要實事求是,哪怕你不喜歡對方的作品,你想批評他,也要先了解藝術家及其作品,通過調查研究,才能擁有發言權。

      記者:年輕西方藝術家的作品也是當下藏家關注的一個方向。國外知名藝術機構在購藏這類作品時,是不是也有相關標準值得中國藏家學習?

      郭慶祥:經常會有人問我,現在很多年輕西方藝術家的作品,市場售價并不是特別高。這些作品會被國際知名美術館、博物館收藏嗎?關于這一點,大家只要去官網查詢,不難看出他們對于年輕藝術家的作品是抱著開放態度的。但我們中國藏家自己要明白:這些機構收藏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并非沒有定位。倘若你不去研究,只是一味跟著買,遲早要出問題的。

      收藏年輕藝術家的作品,需要藏家去判斷對方的藝術是否具有前瞻性與時代創新精神,是否有真正的藝術性,而非為了收藏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去收藏。同時我也注意到,現在不少西方畫廊都會代理一些年輕的中國藝術家。對此藏家也要會分辨:這之中是否存在專為吸引中國藏家、從而增加“名單”的情況。

      還有一種現象也值得警惕。比如西方畫廊推出的某些年輕藝術家作品在一級市場的售價為10萬美元左右,到了拍賣二級市場則會有兩至三倍的增幅,然而好景不長,當達到了某個價位后,其市場價格就停滯不前了,幾年后有些藝術家在市場上連名字都找不到了。這類作品被畫廊推出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迎合亞洲包括中國年輕藏家的口味,與藝術鑒賞關系不大。

      “憑作品說話,這個道理中外相通”

      記者:無論是從收藏者到收藏家的進階,還是從收藏中國傳統藝術轉型到西方藝術,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郭慶祥:近些年來中國經濟崛起,西方畫廊與中國藏家開始有了越來越頻繁的交流。這個過程中,越來越多的中國藏家也逐漸對西方藝術家和藝術作品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產生了強烈的收藏愿望。我鼓勵中國藏家走出去。但同時我也再次強調,無論是收藏東方藝術品還是西方藝術品,基本的道理、原則是相通的,那就是藝術家要憑作品說話。作為藏家,自己一定要清楚地知道對方的藝術成就在哪里,不要盲目收藏,也不要依賴收藏去賺快錢。

      既然你立志成為一名收藏家,同時也想有比較好的利潤回報,那就要在中國藝術與西方藝術這兩者之間去尋找、判定,對方是不是一個好的藝術家?對藝術的貢獻是什么?如果這些你能搞清楚,那你買得沒有錯誤,否則的話,潛在的問題就會很大。

      一位優秀藏家要有專業的顧問團隊。這個團隊的組成既包括研究美術史的專家,也包括博物館的專家,當然拍賣行、畫廊的專家也不可或缺。他們用各自的學識與經驗來幫助你參考、分析直至購藏,這很重要。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在我看來,藝術品收藏能讓更多人參與是件好事。但如果初衷不是出于對藝術的認識和喜愛,而是“一窩蜂”地涌上,抑或當成純粹的投資甚至投機,我認為不合適,很可能會出問題。

      記者:剛才說到對藝術家的評價與判定,如何去評價一位藝術家?能否談談您的見解?

      郭慶祥:是不是一位好的藝術家,這里很有玄機,非三言兩語能描述清楚。事實上,隨著社會及時代的變化,關于藝術家風格的定位與理解,各種各樣的新話題、新探討一直層出不窮。比如,德國藝術家安塞姆·基弗那種對歷史追溯的厚重感,以及他晦澀的詩意美學,今天在“蜜罐”中長大的年輕一代是否能夠真正理解?對這種深層次的藝術情懷能認同嗎?

      再舉一個例子。在西方古典繪畫中,線條是造型語言的基本,藝術家用線條來解釋“可見”,成為還原現實事物的手段。但到了印象派及現代藝術中,線條已經不再只是手段,藝術家更多是以此強調現實事物帶來的心理感受;他們將線條從“造型”中抽離開來,以實現特有的表達方式與表達能力。這就是線條從“可見”到“不可見”的轉變。我想,判斷他或她是不是優秀的藝術家,在你給出結論前,類似“如何去理解一位當代畫家對線條和色彩的運用,以及背后的思想和藝術境界”這樣的問題是需要深入解讀的。

      至于我本人如何看待中國的當代藝術,我認為,藝術來源于生活,也必定要高于生活。我對國內當代藝術圈存在的某些抄襲和標榜的炒作之風,還有那種用一些“臟丑畫面”來體現所謂創作“真實”的做法,很反感。令人欣慰的是,今天國內已有一批70后、80后與90后的中青年藝術家的創作更具當代性,他們的藝術語言既真實又有創造力,值得肯定和鼓勵。

      我常說藝術家是天才。實際上,鑒賞者、收藏家的培養同樣需要天分。但是天賦歸天賦,不斷地學習從而提升自己的藝術眼光和眼界至關重要。藝術收藏不能做“井底之蛙”,更不能自以為是。好的藏家一定要通過學習去多了解、多領悟、多交流,這是一條不變的真理。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藝術家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美女高潮爽到喷出尿来图片
    <sup id="60amu"></sup>
    <optgroup id="60amu"><object id="60amu"></object></optgroup>